订做衬衫
您的位置:首页 » 订做衬衫 > 正文

这个男人,她曾经爱过,或许以后还是会爱,但她再也不想和他纠缠

 
作者: 王定制 时间:2018-01-02  文章来源:订做衬衫

你不配当母亲

南栀没想到,她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竟然会是陆离。

她以为她死了,可死了怎能可能见到陆离?

他还是那么的帅气,精致的五官无可挑剔,穿着裁剪合身的蓝色西服,雪白的衬衫,衬衫领子被熨的特别平整。

他正好站在窗下,逆着光,一米八七的大高个,挺拔的身材,实在是耀眼的很。

只是南栀看的清楚,陆离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冷阔,浓黑的眉毛微微上扬,脸色冰冷,眼神不屑。

南栀心上一凉,她本想要水喝的,但看到陆离那张脸,她就什么都不想做了。

轻轻别过头,连话都不想说一句。

为什么没死呢?

死了该多好?

陆离见南栀将头别过去,他一张脸更加阴沉,大步走到病床边,声音冷冽,“哼,别在我面前表现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你这个杀人凶手,你的心有多狠毒,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”

南栀忍着疼翻了个身,再次背对陆离。

她实在懒得和陆离解释什么。

她已经和他说过了,她不是杀人凶手,这样的话,她不想再多说……

南栀翻身这个动作让陆离更加恼火。

她这是在反抗他吗?

笑话。

一个不知廉耻的杀人凶手,冒牌货,她还想反抗?

陆离双眼开始冒火,再次大步绕过去,一把捏住了南栀的手腕。

南栀手腕上还插着针头,她在输液,陆离这个动作一下子牵动了针头,针头往皮肉里刺进去,疼的她一身冷汗。

“你松开……”南栀冷冷盯着陆离,使劲想把陆离的手甩掉。

这个男人,她曾经爱过,或许以后还是会爱,但她再也不想和他纠缠了。

陆离握的很紧,她压根挣脱不掉,倒是把手上的针头扯了下来,手背上立刻渗出了血迹。

“你放手,听到了没有?”南栀忍着腹部的疼痛竟然坐了起来。

剖腹产后坐着是多么痛苦的事情,陆离并不知道,他只知道,这个女人是在反抗他。

她有什么资格反抗他?

他就算折磨她一辈子,那也是应该的。

“哼,怎么?觉得疼了?”陆离看着南栀手背上的斑斑血迹,没有丝毫的心疼,只是冷冷笑着,“你这样的疼算什么?”

他嘴角扯出一个冷酷的弧度,一字一句和南栀说,“想想南青死的有多惨,你这点痛,算什么?你告诉我,算什么?”

陆离几乎咆哮。

听到南青两个字,南栀心里头顿时像一万只蚂蚁再啃食,疼的她几乎死掉。

如果可以的话,她真希望死的人是她而不是南青。

“你这个恶毒的女人。”陆离猛一下松开了南栀的手。

南栀整个人向后倒去,摔在了病床上,手腕上是几道重重的红痕。

“我告诉你,从今天开始,孩子你不许见,我不想我的孩子每天看到的是一个杀人凶手……”

这些话从陆离嘴里冷冰冰砸下来,砸的南栀喘不过来气。

“我已经找好人带孩子了,我来就只是为了通知你一声。”

陆离侧着身子看向了窗外,语气稍微停顿了一下,尾音很淡,“因为你这样的女人不配当母亲。”

“不配当母亲?”南栀忽然仰着脸笑了一声,笑的无比绝望,甚至笑出了眼泪,下一秒,却又无比平静地和陆离说,“好,孩子你带走吧,只是陆离,我不欠你的,从今以后,你放过我吧,也放过你自己……”

复制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henshanc.cn/jbqst/251.html